返回列表 发新帖

讲述一段关于男性私人按摩师和富婆的往事。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2668
发表于 2020-3-22 10:21:56  | 显示全部楼层 | 阅读模式


下午一点四十,我准时来到了水云雅苑七栋,准备迎接这一次新的挑战。

是的,每次跟新顾客见面,对于我来说,都是一次挑战。

我们这一行,规矩特别多,第一次见面,一般情况下,都会戴着面具,名字不清楚,就一个代号,来路也是个迷。

在那种情况下,我们要通过合适的手法和语言,想尽办法的成为客户信赖的对象,靠的只有我们的细致观察,和我们特有的手法。

当然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也必须有,或许可以说,就是我们的三寸不烂之舌起到的效果。

男人靠捧,女人要哄,只要把女人哄得开心了,也许手法并没有起到作用,但女人也会喜欢上。

外行人永远不会懂,按摩的作用很大,但其中一部分是舒缓,舒缓才是最让被服务的对象想要的。

我们面对的女人,不管是那种性格,那种气质,也不管是什么来头,她们都有一个通病,那就是寂寞。

生活,就像是在演戏,面对什么样的人,就要演什么样的戏,这就是我们这行的生存本领。

水云雅苑,也是我们这座城市里面一个很出名的高档别墅区,这里的人,非富即贵,性格肯定也不会跟普通人那样。

所以在按动门铃的时候,我依旧露出了那腼腆的微笑,或许这已经成了我的本能吧。

“您找谁?”轻轻的响了一声之后,门铃里面,一个很有韵味的女人声音传了出来。

“我是零号,按照预约,我来谈私人保健服务。”我说道,不过在这个时候,背心微微的有点异样,好像又有什么人在背后观察我。

这里的别墅,都是独栋的,而且绿化做得相当好,虽然有私家车停在路上,可我刚刚来的时候,并没有发现异常,现在怎么又感觉到了?

按照以前的规矩,我应该选择的是离开,或许这里有问题,可现在我却不能走了,因为我已经说了暗号了。

现在走,我肯定会被暗中观察我的人缠上,走,只能说下策。

只要我把持得好,我不做过头的事情,即便是出事了,我想别人也拿我没辙。

就在那别墅的门慢慢打开的时候,我装作很随意的,我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下,然后再放了回去。

其实我在看的时候,已经悄悄的打开了录音功能,另外还发了一条信息,这都是半年前我跟谢云商量好的,代表服务的对象有问题,要见机行事了。

当然,信息的内容很简单,就是一句我还好,没头没尾的,又是还好,别人即便能够拦截了,也看不懂。

当我走入那花园里面的时候,被暗中窥视的感觉终于消失了,难道是无意的,或者说只是有人好奇的看了我一下?

几个老客户担保,我们这个圈子加入可是要老客户担保和介绍的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

当我走入那客厅里面的时候,我的心突然就一沉,香味。

这是女人的香味,但不是那种香水味,而是很少的一部分女人身上才有的天然香味。

可这香味我怎么可能忘记得了,麓山上,那狭小的橱柜里面,刘雅跟我使劲的缠在一起时散发出来的。

虽然很淡,没有那个时候的浓,但我不会记错,或许这到我将来老去了,弥留了,我还会念念不忘。

刘雅,她是女警,这次私人保健难道是她设了个套,准备对我下手了吗?

客厅里面,有两个女人,都戴着面具,就是那种化装舞会上面用的,规矩还是懂,可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那个穿着宽松的丝质睡衣的,就是刘雅。

我们这行的人,基本上都是那种记忆力特别好的人,不然也玩不转这个了。

那么多客户,每个人的特点,我们都会牢牢的记住,不然就要闹笑话的。

这是要跟我玩什么花招?圈套吗?

还要求的是全套,全套可是从头到脚,除开几个只有客户男人才可以碰的地方,其余的地方都要按摩到的,有点意思了,我觉得如果是个圈套,玩火的会是她自己。

“原来你就是零号,停帅的一个小伙子嘛,难道你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,有着一双能够解决任何病痛和不快的手?”刘雅没有动,也没有说话,这话是另一个体态丰腴的女人说的。

看样子是准备用这个陌生的女人来掩护刘雅,或者刘雅负责在边上等待机会吧?

继续腼腆的一笑,我嘴里轻轻的说道:“美女,是您需要我的做私人保健服务吗?”

问这句话的时候,我根本就不去看刘雅,既然她想要装,就让她装好了。

不过跟刘雅斗智斗勇,我心里还真的有点怪怪的,居然是窃喜,最近看的书太杂了,把自己给绕进去了,甚至在这个时候,我还想到了天意之类的。

“我的几个好姐妹都在说你很厉害,能够让一些大医院花了好多钱也没有效果的病好转,我就让她们帮忙联系了一下。”还是那个女人在继续跟我说,刘雅坐那里全无反应。

这个傻女人,其实即便是一开始我没有认出了,她这样也会让我留意到她,因为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反应,哪里有陌生人到了房子里面,还看都不去看一下的?

“那这位……”既然已经知道是个圈套了,我又躲不掉了,我反而放松了,就陪她们演戏吧。

那个女人看了刘雅一下,然后才说道:“这是我家保姆,你们的规矩不是要戴面具吗,我的腿脚有些不便,有点事情也好叫她做。”

还保姆呢,如果谁家能够让女警花刘雅来当保姆,估计也是来头大到了极点。

手机响了,我拿出来一看,是主管谢云回的信息:“我也还不错。”

表面上就是互相道个平安,我跟谢云是老同学,她又行动不便,这样很正常。

可实际上谢云是在告诉我,围绕这个水云雅苑的新客户的调查已经开始,让我把持住分寸,她们已经在想办法了。

“那么我们就开始吧。”我继续腼腆的笑着,我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刘雅一定要揪着我不放,难道女人的小心眼会这么可怕?

不对,这后面应该还是有问题,我不禁想到了最近新出现的一个跟我们同类型的圈子,不会是同行生嫉妒了吧,要取代我们?

“那我上去准备准备。小兰,去泡茶,待会送到二楼的卧室来。”那个女人说道,跟着她就一瘸一拐的向楼梯那里走去。

这倒不像是伪装,真正的疼,会引起护痛反应,肌肉会尽量的去协调,好让疼痛的部位尽量的不受到影响。

而伪装的,则会显得生硬。

可这就是最为可怕的,就像谎言,九句真话里面掺一句假话,往往会让人深信。

而这个女人是真的膝盖疼,那么我待会给她治疗的时候,也会不知不觉的放松警惕。

幸好刘雅的香味让我警觉了,哪怕刘雅做了一些伪装,比如头发染了一些红色,甚至脖子上面还加了一个痣。

没有说话,刘雅只是起身去了另一个地方,难道真是去泡茶了?

问题是我敢喝那茶吗?绝对不敢。

我包里的油,那么厉害,一点点都能让女人变得那样疯狂。如果茶水里面掺了点东西,我肯定尝不出来的。

这年头,阴死别人的手段太多了,防不胜防,一不留神就着了道,谢云都可以坑我,唯一能够让我放心喝的,我想目前也只有文洁给我的茶水了。

趁着周围没有人,我开始做出欣赏的样子,我把整个客厅都看了一下,当然,我也不时的点头,好像我真的在为这里的装修表示佩服。

有问题,我总觉得一付油画,就是那托着水瓶的女人,眼睛不对。

另外,我也很了解,真正的有钱人,不会在客厅里面挂这样的油画,太俗,而且对风水有影响,这个已经成了忌讳了,有权有势或者有钱的,大多在装修的时候,会请风水师,会征求意见。

看破不说破,这是我的生活原则,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,往往命长一些。

现在这年头,知道很多不是错,但是知道了就说,那就是会把自己给整死的。

“啪……”一声轻响,好像是什么东西摔碎了,而且我还听到了一声刻意压制的痛哼,这个傻丫头不会是根本没做过家务,然后给开水烫到了吧。

心里暗暗好笑,我的脚却控制不住的走了过去,然后,我看到了刘雅正使劲的甩着小手,她的手指头都给烫红了,而地上还有一个破损的杯子,茶叶,水,流得到处都是。

果然就是个傻丫头,扮演什么不好,偏要扮演个保姆。保姆有穿丝绸睡衣的吗?

有的话,估计和男主人的关系也有点不清不楚了。

过去打开了水龙头,我跟着抓着她的胳膊一拽,把她的手伸到水柱里面:“甩手并不能减轻你的疼痛,用凉水冲,起码要一刻钟以上,直到不疼了才可以停。还有,那院子里面有芦荟,等不疼了,赶紧去摘一片,挤出里面的水涂上,不然手就要留疤的。”

一抬头,刘雅就红着脸看着我了,这美丽的大眼睛,已经多次出现在我脑海里面了,我又怎么忘记得了啊?

“零号,可以上来了。”楼上,那个女人喊道。

“马上就上来。”我冲楼上喊道,然后松开了刘雅的胳膊,这一刻,我居然有点舍不得放手的想法。

可我还是走了,我能感觉得到,刘雅在背后紧紧的盯着我,而且目光是复杂的。

还是有点心疼,虽然我目前跟她的情形,只能是是对头,可她毕竟跟我那样过一回的。

“以后做事小心点,这个世界很残酷的,别人不会因为你受伤,就会过多的照顾你同情你,这就是现实。不会做,就慢慢的学,再怎么样,自身的安全是第一位的。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我又叮嘱道。

不管她听没有听进去,我也只能做到这样了,也许再见的时候,我们就会成为真正的对手吧?

说句实话,我真的不想跟警察作对,但现在,我没有办法,我已经身不由己,退不得,谢云背后的影子,我还才了解一点点,也就是一个模糊的印象。

但那一点点,我都明白,目前我还没有能力去对抗。

只要我有一个不留意,或许明天,我就会落得前辈那个下场,甚至变得更加的凄惨。

生活,如此不易,以前,我或许会随波逐流,可现在的我,已经有了目标,虽然还不是很明确,但是毕竟有了个盼头。

等我走到二楼的卧室里面时,那个女人已经坐在了一张按摩椅上面。



破绽也太多了,这按摩椅应该是刚刚买的,我都能闻到刚刚拆掉包装后残留的味道,而且地面也有挪动过后摩擦出的痕迹。

有钱人,或者说上层精英吧,其实都是懒癌症患者,这样沉重的东西,他们才不会去到处挪动,买回来放到哪里,就可能一直在哪里了。

再看坐姿,我又想笑,这个女人的坐姿,也有点不习惯的感觉,懒癌症患者,哪里会这样,他们是可以坐着就绝不站着,能够躺着就绝不坐着,尤其是上层精英的女人们,更是时刻流露着慵懒的味道。

“为了方便以后的交流和联系,姐姐能够说一个顺口的称呼吗?”我拎着包走到她边上,很君子,偏偏又带着些许的腼腆问道。

“你叫我华姐吧。”她说道,然后又轻轻的扭动了一下,这下才算是适应了按摩椅。

细节决定一切,她虽然尽量放松了,可是她的腰还是挺直的,应该是平时很注意保持庄严的仪态而养成的习惯。

“华姐,第一次见面,或许你会紧张,毕竟我们也不了解,但是请放心,我不是坏人。”我说道,跟着又看向了她的右手:“我先给你请个脉,看看除了膝盖上面的伤,还有什么问题没有。”

“好的。”华姐她满意的笑了,不过跟着她就看向了门口:“我的保姆怎么还没有送茶给你?”

“刚刚可能是太心急了点,给开水烫着了,我教她正确的处理烫伤的方法,应该还在做。”边说,我就边蹲在了她的身边,然后握住了她的脉门。

其实把脉我学过,但也不是很认真,毕竟我是学针灸与推拿的,而不是中医临床的,把脉只是为了显得专业点,也就是个噱头。

但一年多来,几乎每一个客户都没有怀疑过,看起来还特别的管用。

把脉的时候,自然会顺便问一些问题,我就是利用这个去快速的和客户产生共鸣,也算是我独特的窍门吧。

表面上,我是在认真的查看脉象,其实我已经看了很多许多人不会在意的地方。

华姐的皮肤很白,也很细腻,但是她的手掌里面却有茧,上层精英的女人们,哪个不是养尊处优,十指不沾阳春水的,家务活都交给保姆去做了。

即便是很贤惠的,愿意亲自下厨给心爱的男人做饭的,手里一般也不会有这么多的老茧。

还有,华姐的手指甲是本色,没有过多的修饰,指甲油都没有。

而据我的经验,为了避免自己的男人对自己失去兴趣,她们这样的女人,应该都会有精美的指甲,反正是想尽办法的折腾,只要能够吸引男人,成千上万的指甲护理都愿意做。

最明显的就是华姐的右手食指那里也有老茧,经常扣扳机的才会有这样的老茧,而中指的第二节的老茧也只有要握笔才会有。

我又走向另一边,不过是从她背后绕过去的,经常握笔,也就是要伏案工作,脖子……果然,她的脖子那里,微微的鼓起一点点,应该有颈椎问题,根据中医理论,她的脖子肩膀甚至腰椎都会有点小毛病。

五分钟后,我拿出了笔记本,一边写,我边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肝肾不足,你应该脖子有点不好,或许很轻微,肩膀也偶尔有些发酸,腰应该也一样,对吧?”

“厉害,把脉就知道我有这么多毛病。”华姐惊喜的说道,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这就是一个常识问题。

“如果从肝肾不足这一点查看,你晚上的睡眠质量也不是太好,不过调理一段时间,会有所好转的。下面,我看看你的膝盖可以吗?”继续很君子的问道,我要让她被我忽悠得找不到北。

华姐很听话的就自己把睡裤给拉起来,这哪里像真正的有钱人家的女人,她们寂寞着,心里都有点野,这个时候,一般是男人动手。

不过跟着我又用舌尖顶住了上颚,我差点就笑了,她还有一个破绽没有留意到。

小腿的皮肤很不错,白,而且光滑,汗毛也细,可有汗毛就是个败笔,现在有钱的女人,经常去做护理,那些化妆品早就让腿部变得没有汗毛了。

但目光看到膝盖的时候,我心里就一沉,膝盖绝对是出了问题,有点肿,估计是关节腔里面有积水。

这种事情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目前虽然只是疼,但老了,就有可能让她行走不利,严重的要坐轮椅。

“这是伤,不过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,伤疤都已经不明显了,问题还在持续的加重,如果不处理好,将来会很厉害的,幸亏遇到了我,虽然不见得可以彻底好,但是也能够控制住。”把包打开,我开始取银针。

不过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了脚步声,一听,我就知道是刘雅。

这个傻丫头太不听话了,那手烫伤了啊,不找我的方法去处理,这几天会很痛的。

“小兰,你的手没事吧?”华姐惊讶的抬起头问道:“零号说你烫伤了,你照他的意思去做没有,他可是很厉害的医生呢。”

“嗯,已经处理过了,我用冰块包着呢。”故意变换了口音,刘雅还是进来了。

“回去,冰块和水能够相提并论,烫伤用冰敷,你想手起泡啊?自以为是,懂不懂珍惜自己?”一瞪眼,我就怒视了她一下:“再说了,我要喝水,我自己有手有脚。”

刘雅瞪着我,站在门口不知道如何是好了,但是眼睛里面却有了泪光,这不像她,太爱哭了,怎么变成这样了。

不再去看刘雅,我怕自己心疼,我继续跟华姐说道:“先小人,后君子,必须扎五针来运行气血,可能会有点痛,你不要怕,最好闭上眼睛。”

“去吧,有事我会叫你的。零号是个君子,我相信他说的话。”华姐说道,然后才低声说道:“没事,你扎吧。”

相信我是个君子了,那么初步的沟通就达到了目的,信任已经有了。

不管这华姐是什么来头,反正我就把她当客户看待,而且我今天什么玩笑都不开,我不信她能把我怎么样。

五针扎下去之后,我才说道:“需要十五分钟才能起针,这个时间段里面,你的膝盖会酸胀和麻,放心,不会出问题的。我现在给你放松一下颈部的肌肉群,让劳损的问题好转一点。”

“好的。对了,零号,听人说,你还没有女朋友对吧,你这么好的医术,而且这么帅,怎么会没有女朋友?”华姐好奇的问道。

套我的话,还是别的目的?我心里暗暗问了一下,但是嘴里却说道:“怎么说呢,有心仪的对象,第一个是暗恋的,现在是我的老板娘,就是你联系的谢云,可惜没有缘分,如今她因为严重的车祸,已经高位截瘫,更加没有可能。”

“第一个,那你的意思你还有几个?”华姐继续表现出好奇宝宝的样子,大有问出我的所有秘密的劲头。

有些事情,我不说,只怕他们也通过一些渠道可以了解到的,我又何必隐瞒,还不如十句话里面九真一假对付过去呢。

“第二个,是一个酒店停车坪里面的惊艳吧,一个可以说至今为止,我见过的最让我心动的女孩,但是有些说不出口的原因,我只能在暗中喜欢和祝福她,算是我这一辈子最难忘的吧。”我说道,心里却已经有点苦涩了。

“第二个也有了,哈哈……那还有第三第四,甚至第五吧?”华姐咯咯笑着,她还真是好奇心重啊。

“目前只有第三,而且也有些障碍存在,还需要去克服才行。华姐,这可是我第一次说出真相,你可别说得满天下都知道了。”我苦笑着说道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这一刻,我真的想让刘雅听到。

但听到了又如何,我们能有机会吗?还有,如果那样,现在的这个我又该如何面对?

接下来的时间,我一直利用老师秘传给我的,那种传说中的宫廷手法,细心而且轻柔的给这个华姐做肩颈部放松。

以前,我也不理解,为什么给这种手法取名为宫廷手法,常规做法,对于各种劳损,一般先破后立,用重手法疏通经络,然后才用轻手法舒缓。

而且我的老师多次强调,对陌生人,最好都用这样的手法,这其实效果来得慢啊。

而大凡劳损,都是长年累月的问题构成的,中医推拿手法,应该是先泄后补才对。

可是今天,我却有点理解当初创立这个手法的人那良苦用心了,也明白了我老师的对我的关切。

跟上位者,尤其是那种能随意决定人生死的人做按摩,只能轻柔手法,不然一开始剧痛难忍,那是要掉脑袋的。

哪怕过后效果明显,命都没有了,效果好又有什么用。

而我现在遇到的问题也差不多,华姐我是第一次见,但是从很多细节上面,我都可以看出,她也是跟刘雅一样,是警察,而且这次的服务,其实就是给我设的套。

既然是套,肯定她们就会想很多办法让我出岔子,表面上的随和,背后藏着凶险,危机四伏。

现在,能够让我破局的,也只有这种能够在舒缓中慢慢解决问题的手法,只要我把持住,不动别的心思,一直谦谦君子的态度,又有极好的效果,我想这个华姐也不好意思坑我。

富贵险中求,当年那些给皇亲国戚做按摩的,其实哪个不是刀头舔血的战战兢兢的做事,不是照样有人全身而退?

我的老师学的很杂,也见多识广,他对我的指导,也是单独的,有针对性的。现在看来,或许他早就知道我不是一个能在医院安分混生活的人。

“是不是我的问题比较棘手,你怎么又不说话了?”华姐见我在按摩了一会儿之后,突然又安静下来,她于是问道。

不管是套我的话,还是本身好奇,我知道,这又是一个机会,一个让我获得华姐认同,并且慢慢倾向于帮助的机会。

“刚刚想到了我的老师,一个可敬的老中医,这种具有强大效果的手法,他只传给了我,而且他说过,这种手法,能够让我慢慢的打消别人对我的误解。”我轻轻的说道,先给华姐心里种一棵同情我的种子再说。

“你这手法,的确很舒服,我以前做过的推拿啊,按摩啊,都没有这样的感觉,有时候他们按了,我更加的难受。对了,别人怎么会误解你啊?”果然,华姐的兴趣来了。

“老天爷给的机会,然后父母的长处全给我继承了,一张也还说得过去的脸,再加上都是为你们这样的人上门服务,不知道有多少人暗地里面说我的怪话呢。这人啊,都喜欢往别人身上泼脏水来显示自己的清高,背地里,他们自己还不知道多坏呢。”我慢慢的说道。

如果华姐是一个正义的警察,那么在如今的大环境下面,肯定会有点憋屈,我这样说,应该能够引起她的共鸣。

“长得帅那是老天爷给的,有能力也是自己后天的努力,不过你也说得对,很多时候,总是有那么一撮人,喜欢占据道德的高地来批评别人,我也见怪不怪了。你年纪这么轻,手法也这么好,不用去管,让他们说去吧,反正说得再多,真正了解你的人,还是会喜欢找你。”华姐说道。

果然有效,看来华姐也是处于风口浪尖的人,生活不易,她肯定也多次被别人无端指责过的,不然共鸣不会这么强烈。

“华姐说得是,你这么一说,我心里还真是舒坦多了,看来以后要多跟华姐见见,比找心理医生的效果还好。”顺着华姐的话头,我就不露痕迹的夸了她一下。

女人,不管是哪一种,其实都希望得到别人的赞美。

俗的人只会夸奖对方漂亮,那样只会显得肤浅,真正厉害的人,会夸到点子上,让女人觉得是懂她的人,那样很快就能交心。

“哪有那么好啊,我不过是说了一下实情。”华姐轻轻的一笑,那笑容里面已经有了一些得意,而且她本来还有点紧绷的身体,也开始真正的放松下来。

女人一旦放松了警惕,对于我来说,这不过是刚刚走上正轨。

哪怕我已经知道了华姐的来头,哪怕极有可能很长一段时间,刘雅还是会针对我,但是华姐,我却可以利用了。

我并不想跟警察作对,那样太吃亏,而且我有种感觉,将来我或许还是会要跟警方联手,不然我没有好结果。

正常的情况下,我这个时候的表现,已经可以说很好了,甚至可以说比较完美,可我还是得冒险才行,我得想办法让华姐帮我。

最起码,我得让华姐能够在我遇到刘雅设局的时候,能够提前给我点信息,哪怕是一个暗示都好。

继续跟华姐正正经经的聊着,我心里却飞快的想办法,怎么样才能让华姐帮我,而且是她非常乐意的帮我?

贤妻良母,又是警察,我哪怕表现得再孤立无援,再需要帮助,她的职业和良知肯定还是会选择帮刘雅。

就在这时,华姐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,似乎又开始紧绷了,怎么回事?

跟着我就看向了自己的手,我的手正温柔,也大幅度的给她放松肩部的肌肉群,刚刚我的中指是恰好轻柔的从她的肩头舒缓的滑过。

这并不是过界的手法,只是一种舒缓动作,可为什么她的反应却是紧张呢。

而且这个时候,她的呼吸也略微急促了一些,脸颊也微微透出了一抹淡淡的红晕。

房间里面,立刻就安静了下来,我和华姐都没有说话,我是在思考,而华姐刚刚话也不少的……

突然我就明白了,华姐的紧张,其实很正常。

身为警察,而且从言行举止上面分析,她是一个很传统的贤妻良母类型的女人。

警察是一个表面光鲜,其实压力很大,也很累的工作,可又有几个人了解她们。

为了保持形象,为了对得起自己身上的警服,警察,尤其是女警,压力更远超过一般人。

看来又是一个丈夫不怎么知道讨好的可怜女人,而她也只会把做为一个正常女人的需要压制着,其实心里却多少有点想要得到来自丈夫的关爱。

虽然有点缺德的感觉,但是这也是我唯一能够让华姐对我产生独特好感,最后愿意帮我的机会。

一咬牙,我的手再次轻柔的落到了她的肩头……

未完待续

书名:《纸醉金迷》完整内容及后续请百度搜索【异客书栈首页】即可进入查看

或关注微信【yike201603】进入点击菜单即可查看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足浴按摩
杭州桑拿
桑拿论坛
珠海桑拿
桑拿会所
福州桑拿
厦门桑拿
广东桑拿
桑拿技师
温州桑拿
海南桑拿
888桑拿
厚街桑拿
莞式36式
泰式按摩
按摩女郎
  • 广州桑拿网
  • 杭州桑拿按摩,狼友桑拿论坛
  • 莞式按摩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