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发新帖

自述:足浴按摩店女郎的日常5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4408
发表于 2020-3-21 10:57:16  | 显示全部楼层 | 阅读模式


这魁梧男人是狼四的手下。他的到来让我忐忑的心平静了下来。

只要把手上的东西移交出去,狼四也就不会再纠缠我了。

明仔转身关门出去,留下了狼四手下。我为了安全起见,走到门边侧耳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,确定明仔的脚步声走远了,才撕开右手包扎带,拿出狼四给我安装的秘密武器。

东西交给他之后,我以为他只会象征性的做一些表面动作。没想到他却假戏真做,想搞我。

右手使不上劲,我用左手努力推他。像推一面厚实城墙那么艰难,他抱住我一下扔到床上。

“你们特么的不讲规矩,我把东西给了你,你他妈还想搞我,畜生。”

我努力用脚蹬他,嘴里怨恨地骂着。可面对魁梧雄壮的男人,我那点劲简直就只能给他挠痒痒,更加激发他征服的欲望而已。

啪啪啪——

几个耳光扇得我晕头转向。

“臭婊子,我可是花钱进来的,你特么装什么清高。”

也许他早就想搞我了,那时候只是碍于狼四的阻挠,才没敢下手。

当然,像我种职业本来就是服务于男人,取悦男人,但今天我怎么就这么反感讨厌这个人。

正在他要撕开我的衣服时,他的电话响了。

是狼四打来的,他接听。我只听见他回了句:“拿到了。”

然后不一会就渐渐放开了抓紧我的手,下床整理衣服,匆匆开门出去了。

我穿好衣服,整个人瞬间轻松了许多。身上没有什么需要遮掩的秘密,人也就无所畏惧了。

我想去看看刚子,很后悔把那些钱用了一些应急。我回到出租屋,将藏起来的那六千多块翻出来,装进手提袋,然后招呼了一下姑姑就急匆匆往辖区局里赶。

从出租屋到辖区也就半小时路程,打车的话十分钟就到。我没舍得花钱,直接走路过去。

就在我穿过流花胡同的瞬间,看见了三个学生在殴打一个乞丐模样的人。也许是出于本性的原因,我走过去准备制止。那三个都是男孩,大约十四五岁。我本想大喝一声就能把他们吓跑,但没想到,他们并不惧怕,冲过来扯住我的头发就是一顿暴打。

暴打一顿后,将我手提袋里的钱也洗劫一空,狠狠骂了几句后离去。我努力爬过去看那乞丐。脏乱的头发和衣服上全是血,血迹全部来自于鼻孔。趴在地上侧着脸,身上裹着又脏又臭的西装,咋一看以为是个男的,但仔细辨认下,那脸蛋应该是个女的。

她趴在那里,有气息,却已经不能动弹。

条件反射让我想起报警,但冷静一下,我放弃了报警的念头,给莹莹打了个电话。

莹莹打车过来,将我扶上车,我让莹莹将女乞丐也扶上车,司机和莹莹都说不用,报警让警察来处理。

我知道他们是怕惹事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我说等警察到来,可能她就已经断气了,既然咱们碰上了,就顺道送去医院,也许就救了一条人命。

莹莹说我又犯二了。骂骂咧咧下去扶了一下,没能扶起来。我对司机大哥说:“大哥,你去帮帮她吧,救人一命,福寿万年,我们遇见了就搭把手,好不好?”

司机大哥貌似被我这小姑娘说得尴尬了,很不情愿地下车去帮忙莹莹。

来到医院,又一个问题来了。女乞丐的费用谁来付?莹莹开始责怪我多管闲事,这下好了,到哪去弄医药费。

一进院就得交三千。我忍着痛,顶着莹莹的埋怨,给瑶瑶打了电话。如果不是逼不得已,我是不会跟瑶瑶她们借钱的,我不想让她们知道我过得不好。

瑶瑶很爽快打了五千到我卡上。付了钱,女乞丐被推进了急诊室。

我的伤不是很重,都是些皮外伤。莹莹问我打女乞丐和我的是什么人?我说是三个中学生。莹莹说应该报警,否则女乞丐如果出事了,我就很难撇清关系。

我想想也是,如果女乞丐真死了,死无对证,现场只有我。那胡同应该也没什么监控摄像头,那三个中学生打女乞丐的事,我说了也没人会信。

处于这样的担心,莹莹报了警。很快警察来到医院,听了我的讲诉,他们去了那个胡同。

立案后的几天里,再没警察来过医院。我和莹莹每天来看女乞丐。

经医生诊断后,女乞丐小腿骨折,得住院一段时间。但警方迟迟不肯介入,我们压在医院的预付金已经剩不了几个钱了。这时候莹莹的抱怨更频繁,说得我头都抬不起。

没办法,最后我一狠心,将女乞丐接回了出租屋。也就因为这个决定,莹莹彻底不管我了,各自忙她的工作。

说来也怪,给女乞丐清洗干净,换上医院病号衣服的时候,我竟然对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有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。所以才有了将她接回家里的念头。

人之初,性本善。尽管我这个年纪承受了这么多的东西,但我还是相信世间有美好的东西存在。

我不完美,但我绝不坏,

我问她哪里人,她一出口,居然跟我和姑姑是同乡,于是更加深了一层老乡情怀。

她说她叫张兰,今年41岁,为了寻找被拐的女儿流落他乡已经十几年,一边乞讨一边寻找。没想到在途经本市的繁华市区的时候,在一家饭店前被三个醉酒学生殴打,后来她逃到胡同巷子被追上,又是一顿毒打。

我问她那几个学生为什么打她?她的答案让我瞠目结舌。

她说她去那家饭馆要饭,却不巧碰上了那三个中学生在过生日,他们嫌她晦气,加上酒劲上来,就打了她一顿,她逃跑后,躲在胡同巷子里,不巧又被三人再次撞见,他们又打了她。

然后被我撞见。

我呆滞了很久没说出话来。

晚上,张兰阿姨跟我在地上打地铺,聊了很多。我姑姑的心情似乎也有所好转。因为她终于知道了在这世上还有比她更惨更冤枉的人。

之前她一直跟我说不愿拖累我,寻死觅活的胡思乱想,现在,有了张阿姨来跟她作伴,她的话也多了起来,面对生活的态度也有所改变,我很开心。

第二天我去会所,卢曼急匆匆出来在外面拦住我,将我拉到一边,举动这么神秘,还是第一次。

我以为她知道了我和狼四的事。我正要问。

她说:“你怎么把警察给招来了,是不是找死啊你。”

我一脸懵X,什么时候的事。我怎么可能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,要搞会所我也是凭自己能力斗,不可能依赖警察。

“警察指名道姓找你,你待会知道怎么说话了吧,千万别犯浑,否则你知道后果。”

卢曼一再交代,语气没了以前那种要弄死我的敌意,反倒是一种同一战线的感觉。

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会所会客厅,两个警察坐在那里。

“你是陆仙儿对吧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有件事需要你回警局协助调查。”

我第一反应就是刚子盗窃银行取款机的事。我没说话,跟他们去了警局。

没想到却是因为张兰阿姨的事。之前他们一直推迟拖延,现在怎么这么急急了呢?我心里一阵迷糊。

后来才知道,中学生在饭店打女乞丐的事件被人拍了传到网上,网上一片哗然,迫于舆论,局长亲自下令调查,才有了警局找我协助的事。

不久,事件得到了处理,三个打人的中学生也得到了惩罚。但为了对未成年人作出保护,事件并未公开处理。学生家长赔了一些钱给张兰阿姨后,这件事就算完结了。

我问张兰阿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,她沉默了。找了十几年,几个月大就被拐卖了,能找回的几率比大海捞针更渺茫。

一开始没人知道我是个足浴女,将我收养张兰阿姨的事传的沸沸扬扬。后来疯狂的人肉搜索,把我搜了出来。知道我是足浴女之后,所有的舆论戛然而止,一夜之间消失无踪,没人再说起这件事。

这就是现实。

恢复平静后的我继续在卢曼会所上班,沿着我自己的复仇计划行进。

这时候,强哥也顺利地从监狱出来。狼四打电话来说强哥要见我,我顿时感觉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,有些慌了神。

但我还是准备去见见强哥,我想从他那里证实是不是他指使人撞伤我姑姑的。或者说是不是他指使卢曼干的。

我准备好了跟他谈这些筹码,并坚信他一定会对这些筹码感兴趣。

为了不引起明仔和会所打手的注意,我借故回家,打车在市区绕了一圈,确定没人跟踪后,按照狼四说的地址,来到了郊区的一座民宅前。

狼四等在那里,我一下车,狼四就神秘地将拉上另一辆轿车,出租车司机准备想问问情况,狼四关上门凶狠地朝他吼了一句:“没你什么事,滚。”

出租车司机连忙钻进车里,一溜烟逃似的消失了。

我以为这里就是目的地,哪知道这是狼四虚晃一枪,试探我的,怕我被人跟踪。

狼四拿出一个黑色头罩,将我的头罩住,并嘱咐我说不能摘开看。我知道这是他们历来的规矩,点点头算作回应。

车子启动,大约半小时后,车停了下来。这次狼四并没有摘下我的头罩,而是直接将我拉下来,拽着我往前走。脚下的地不像上次那么坑凹,很平整,踩在上面走了几步之后,我就确定了是水泥地,有些滑,似乎是铺了地砖的。

不一会,狼四提示我要上台阶了。上了楼,转了一次弯,就听见了狼四敲门的声音。

有人开门出来,一开口我就听出了是强哥的声音,他那声音我死也不会忘记。因为他曾经试图想要搞我,才引发后面的种种悲剧。

现在想来,那时候他想搞我只是一个借口而已,真正的目的是要把我姑姑撵出那条街。

狼四将我推进去后关上门,解开我头上的黑布袋。在黑暗里呆了太久,一下承受不住强光,我捂住眼揉了揉,然后慢慢放开。

模糊中,我看见对面的沙发上强哥在得意地笑着。渐渐清晰起来,那张脸我曾经那么恨,恨不得他在监狱里永远不能出来。但现在,我却一点也恨不起来,因为,我想要他帮我去对付卢曼。

“开始吧,小四。”

强哥忽然停下了脸上的笑,变得阴森恐怖,比那次在店里闹事的表情更恐怖。我不知道他嘴里命令狼四想干嘛,但一定不是好事。

狼四从房间的柜台上取下一个饮料瓶,拧开盖子放在我跟前茶几上。

“喝了它。”

强哥阴冷的声音像一把刀,才三个字,但我却开始浑身发抖,我后悔来见他了。也许我准备的筹码还没拿出来,就已经死了。

饮料瓶瓶里浑浊的浓液,是我从未见过的饮料。不用猜,肯定是毒药。

强哥一定是怕我泄漏了他们的秘密,杀人灭口。他们用来要挟周占民和罗书记的筹码是我亲手炮制的,我想得真的简单了,以为这群亡命徒会因为我顺从他们,帮他们搞到了他们想要的,就会这样轻松的放过我。

“让你喝了它,你特么没听见吗?”

狼四猛地一巴掌拍在我后脑上,用力将我的头往下压。不知是因为他的力气大,还是我的腿发软,我一下瘫软坐在地上。

狼四一手抓住我头发,一手抓起饮料瓶,就要往我嘴里灌。

我忽然不知从那来的力量,也许是死亡来临的挣扎吧。猛地挥手打掉狼四手上的饮料瓶,头朝另一边使劲挣开,狼四手上一把头发,另一只手上渗满被我打翻的饮料液体。

毫无疑问,我的反抗引来了狼四的怒气,他猛踢我小腹一脚,我的整个身子从房间中央滑到了墙角,咚一下撞在墙上,眼前金星四溅。

“直接勒死算了,草。”

强哥将领带解下来,扔给狼四。狼四一把接住,恶狠狠地朝我走来。

“等一下,强哥,强哥,我有让你收拾卢曼,夺回会所的筹码。”

我歇斯底里地喊了出来,只希望这个筹码他会感兴趣,如果他不在意,那我今天就死定了。他会有一百种方式让我在这个世界上消失。

“筹码?什么筹码?你特么一个屁小孩,还跟我讨价还价了是吧?”

强哥示意狼四走开,他亲自接过狼四手中的领带,慢慢靠近我。

“我有卢曼和明仔通奸的录像视频。”

看着强哥走来,高大身影像一阵黑烟一样笼罩过来,让我有种窒息的感觉,用最后一丝力气说出了录像视频这个筹码。

我在赌,用自己的生命在赌,从确定来见强哥那一刻起。

强哥脸色抽搐了一下,啪的一声,领带狠狠抽在头上。用手去护着头,卷缩起来,眼睛斜着从手臂间穿出去,浑身发抖地看着强哥。

“视频在哪里?给我。”

强哥将领带扔到一边,蹲下来伸手刨开我紧护着头的手,眼神犀利而阴冷。

“在我手机里。”

“手机呢?手机在哪?”

“在公主房里,忘了带。”

这句话一出,强哥还没发怒,狼四恶狠狠冲过来,就要打我,被强哥拦住了。

我赢了,我赌赢了。

就在我这样在心底庆幸的时候,强哥啪一巴掌打在我脸上,直接将我的头打扭曲到一边,脖子酸溜溜疼,脸火辣辣的。

“强哥,我真的忘了带,你可以让狼四带我去拿,如果你看了不满意,那时再杀我也不迟,反正我一个小女子,肯定是逃不出你们手心的。”

忍着痛,我努力争取说话,消去强哥的怒气。强哥让狼四打我电话,电话在我的手提包里响起,强哥转头看我的眼神,像要马上吃了我。

我赶紧解释:“不是这个手机,我还没那么笨,用常用手机拍下那么重要的东西,你如果信我,就可以马上去取,不信,那你就勒死我吧。”

“卧槽,你以为真不敢勒死你吗?”

强哥重新捡起领带朝我扑过来,猛地将领带套住我脖子,使劲勒。我顿时一口气没上来,眼睛开始翻白,舌头伸了出来。

“草,还真特么是块料。”

强哥松开领带,扔到一边,很生气地骂了一声,走回沙发上坐下。

“狼四,带她去,如果她玩花样,直接扔海里,不用带回来了。”

“知道了,强哥。”

狼四的力气很大,加上怒气未消,扭着我衣领像抓一只小鸡一样拖着我往外走,一出门就给我罩上了黑布袋。

随后听见了门砰地一声巨响。在车上,我听见狼四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,他叫一个手下到十里亭等他。

一开始我以为狼四不敢进去卢曼会所,因为卢曼认识他。想利用这个机会逃跑。

但现在看来,狼四他们更聪明,我这样的小伎俩,跟他们玩等于送死。

不一会,来到了十里亭。十里亭在海边,在这座城市的东南角,我似乎都能听见海浪啪打的声音。

狼四将车停下,我听见一个人蹭蹭上来。

然后是狼四下车的声音:“你带着她去,东西拿不拿到都把她带回这里来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砰——

车门关上,车继续往前开。

过了大概半小时,车停下了,按照我在心里默数的时间,应该是到卢曼会所附近了。果然,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将拽下车,然后掀开黑布袋。

我看了看四周,这里应该是卢曼会所后院外的小巷子。往前转过一个弯就是卢曼会所的侧门。

“走吧,呆着干嘛?”

还是上次来取录音和视频的那个男人,满脸痘痘,肥肉横生,不苟言笑,如果再戴个墨镜,不用出手就能把人吓死。

我弱弱地应了一声,跌跌撞撞地往前走。来到会所门前,我转身看他,已经没了人影,但我还是不敢有逃跑的念头,因为他肯定躲在远处盯着我。

打起精神,大步走了进去。在我进电梯的瞬间,我似乎看见了他在跟前台的接待员说话。

文/《她比烟花绚烂》

每日更新,欢迎订阅此头条号~

未完待续!!!更多精彩后续抢先看→请在微信内添加【aiduwu22】←【长按可复制】,关注后回复关键词:【足浴】,即可收到后续内容哦~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足浴按摩
杭州桑拿
桑拿论坛
珠海桑拿
桑拿会所
福州桑拿
厦门桑拿
广东桑拿
桑拿技师
温州桑拿
海南桑拿
888桑拿
厚街桑拿
莞式36式
泰式按摩
按摩女郎
  • 广州桑拿网
  • 杭州桑拿按摩,狼友桑拿论坛
  • 莞式按摩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